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《长安晚秋》是唐代诗人赵嘏创作的一首七言律诗。这首诗通过诗人望中的所见,写秋风中夜间长安景象,并寄离着诗人思乡的深远情怀。

  这首诗前四句写诗人秋晓远望之所见与感受。颈联写景,烘托出秋日凄清的气氛。末两句写归思,通过“莼鲈之思”和“南冠楚囚”的典故,抒发自己欲归而不得的苦闷心情。

  这首诗中的景物不仅有广狭、远近、高低之分,而且体现了天色随时间推移由暗而明的变化。以秋日典型形象入诗,以拂曙凄清气氛的渲染、高楼笛韵的烘托、思归典故的运用,使得全诗意境深远而和谐,风格峻峭而清新。

  ⑴凄清:指秋天到来后的那种乍冷未冷的微寒,也有萧索之意。清,一作“凉”。拂曙:拂晓,天要亮还未亮的时候。流:指移动。

  ⑶残星,天将亮时的星星。雁横塞:因为是深秋,所以长空有飞越关塞的北雁经过。横,渡、越过。塞,关塞。

  ⑺鲈(lú)鱼正美:西晋张翰,吴(治今江苏苏州)人。齐王司马冏执政时,任为大司马东曹掾。预知司马冏将败,又因秋风起,想念故乡的菜莼鲈鱼脍的美味,便弃官回家。不久,司马冏果然被杀。

  ⑻南冠:楚冠。因为楚国在南方,所以称楚冠为南冠。《左传·成公九年》:“晋侯观于军府,见钟仪,问之曰:‘南冠而絷者谁也?’有司对曰:‘郑人所献楚囚也。使税之,召而吊之。’后用以“南冠”指囚徒或战俘。

  颔联写仰观。“残星几点”是目见,“长笛一声”是耳闻:“雁横塞”取动势,“人倚楼”取静态。景物描写见闻动静的安排,颇见匠心。寥落的残星,南归的雁阵,这是秋夜将晓时天空中最具特征的景象;高楼笛声又为之作了饶有情韵的烘托。这两句是说:晨曦初见,西半天上还留有几点残余的星光,北方空中又飞来一行避寒的秋雁。诗人的注意力正被这景象所吸引,忽闻一声长笛悠然传来,寻声望去,在那远处高高的楼头,依稀可见有人背倚栏杆吹奏横笛。笛声那样悠扬,那样哀婉:是在喟叹人生如晨星之易逝,还是因见归雁而思乡里、怀远人?吹笛人,你只管在抒写自己内心的衷曲,却可曾想到你的笛音竟这样地使闻者黯然神伤吗?这一联是赵嘏的名句。据《唐诗纪事》卷五十六记载,诗人杜牧对此赞叹不已,因称赵嘏为“赵倚楼”。杜牧如此激赏,恐怕就是由于它选景典型、韵味清远的缘故。

  颈联写俯察。夜色褪尽,晨光大明,眼前景色已是历历可辨:竹篱旁边紫艳的菊花,一丛丛似开未开,仪态十分闲雅静穆;水塘里面的莲花,一朵朵红衣脱落,只留下枯荷败叶,满面愁容。紫菊半开,红莲凋谢,正是深秋时令的花事;以“静”赋菊,以“愁”状莲,都是移情于物,拟物作人,不仅形象传神,而且含有浓厚的主观色彩。这与李清照声声慢》中“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”借菊之憔悴写人的愁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目睹眼前这憔悴含愁的枯荷,追思往日那红艳满塘的莲花,使人不禁会生出红颜易老、好景无常的伤感;而篱畔静穆闲雅的紫菊,俨然一派君子之风,更令人忆起“采菊东篱下”的陶靖节,油然而起归隐三径之心──写菊而冠以“篱”字,取意就在于此。

  上面三联所写清晨的长安城中远远近近的秋色,无不触发着诗人孤寂怅惘的愁思;末联则抒写胸怀,表示诗人毅然归去的决心。诗人说:家乡鲈鱼的风味此时正美,我不回去享用,却囚徒也似的留在这是非之地的京城,所为何来!澳门威斯尼斯人“鲈鱼正美”,用西晋张翰事,表示故园之情和退隐之思;下句用春秋锺仪事,“戴南冠学楚囚”而曰“空”,是痛言自己留居长安之无谓与归隐之不宜迟。

  诗中的景物不仅有广狭、远近、高低之分,而且体现了天色随时间推移由暗而明的变化。特别是颔颈两联的写景,将典型景物与特定的心情结合起来,景语即是情语。雁阵和菊花,本是深秋季节的寻常景物,南归之雁、东篱之菊又和思乡归隐的情绪,形影相随,诗人将这些形象入诗,意在给人以丰富的暗示;加之以拂曙凄清气氛的渲染,高楼笛韵的烘托,思归典故的运用,使得全诗意境深远而和谐,风格峻峭而清新。

  五代·王定保唐摭言》:杜紫微览赵渭南卷,《早秋》诗云:“残星几点雁横塞,长笛一声人倚楼。”吟咏不已,因目为“赵倚楼”。

  明·周珽《唐诗选脉会通评林》:周弼列为前虚后实体。此羁迹长安,因感晚秋之景而怀思故园不得归以适志,而兴留滞他乡之恨也。次联“雁”字,“人”字,诗眼,用拗字,此独妙。承祐诗大抵清幽便捷,评者谓不减刘随州。

  明·许学夷《诗源辨体》:“残星几点雁横塞,长笛一声人倚楼”一联,杜紫微赏咏不已,称为“赵倚楼”,惜下联不称。

  清·钱朝《唐诗鼓吹笺注》:“云物凄凉”,晚秋也;“汉家宫阙”,长安晚秋也:此皆倚楼人之所望也。三又接笔以“残星几点”写“雁横塞”,再写晚秋;四即顺笔以“长笛一声人倚楼”作对。此真绝好章法,宜为千古绝。

  清·朱之荆《增订唐诗摘钞》:韵用“楼”字,唐人多有佳句,此“楼”字更用得妙。······“雁”、“菊”、”莲”、皆秋时之物;曰“几点”、“一声”、“半开”、“落尽”,皆写凄凉;而又以“静”字、“愁”字点破。“长笛”一句,写凄凉更透露。

  清·何焯《唐律偶评》:“动”字暗藏秋风起在内。直是社稷倾摇景象,不可显指,澳门威斯尼斯人半明半暗,深于诗教······“长笛”乃山阳之感也。五六“半开”、“落尽”言归期已后,犹不知几,岂有人执其手足耶?诗至此,安得不令杜紫微俯首!

  清·胡以梅《唐诗贯珠》:调高气畅。其灵活处,炼字得力。“流”字落想佳。

  清·王谦《碛砂唐诗》:真有灵气中涵、不可摸索之妙。何也?残星几点,天光欲曙矣;翔雁南飞,秋声已惨,况值长笛风清,动人旅思之时乎?悄然生感,倚楼独立,正觉难以为情也,陶铸成句,毫不道破,令人诵之,悠然远引,所以延誉当年、流传后世者,定精神与之俱在也(“残星”二句)。

  清·赵臣瑷《山满楼笺注唐人七言律》:此不得志而思归之作也······三四“残星”、“长笛”,见景实事,而以“雁横塞”陪出“人倚楼”,自是兴体。格高调响,杜紫微吟赏不已,称之为“赵倚楼”,有以也。夫五之“篱菊静”,六之“渚莲愁”,正所以双逼起七之“鲈鱼美”,皆遥想故园景物也······“空戴南冠”,一“空”字最苦,其所以欲归,正在此。

  清·黄叔灿《唐诗笺注》:此诗感秋思归,为达曙晓望,故有“汉家宫阙”之句······结言思归不得,借“楚囚”以托之。

浏览次数 :
上一篇:“秋”的风貌才澳门威斯尼斯人是诗人要表现的直接对象      下一篇:【澳门威斯尼斯人复】〔古文〕《唐韻》《集韻》《韻會》《正韻》房六切

访客评论专区

用户评论: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Baidu